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南

 
 
 

日志

 
 

假如我们是夏红玉的亲人  

2007-01-17 18: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如我们是夏红玉的亲人

 

实在不曾想到,陕西卫视《华夏点击榜》55期关于夏红玉的内容会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网友们的正义之举让我感动不已,谢谢大家!博客之有用,司马南算是领教了。

今天晚上, 2007117,周三,2145(同样内容明天上午837重播),我会采访《新京报》记者张寒,张是2005年才从北大毕业的女生,她第一次接触如此触目惊心的家庭暴力案件。我请张寒向我描述一下初见夏红玉的印象,张寒说道:我去采访夏红玉,在电梯里遇到一个中学生模样俊秀的姑娘,因为当时眼睛外挂着纱布眼罩,看不清她的全貌,后来得知这个“中学生”就是被丈夫挖掉眼睛的夏红玉,我震惊、愤怒、痛心……夏红玉一点不象一个生过孩子的妇女,她个子不到一米O,发育得不是很好……

今晚另一位被采访的对象是北大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的律师李莹。李莹所在的这个中心,是一个NGO组织,负责人是郭建梅女士。多年来,郭致力于运用法律专业知识,动用民间社会力量,帮助妇女解决各种问题,同时进行相关课题的研究。事情推进艰难,许多困苦不为人知,郭的勇气与韧性殊为令人敬佩。这次若不是该中心将夏红玉请到北京,《新京报》恐不会采访到夏本人,我们栏目也不会得此线索。所以,每说到北大法学院妇女法律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夏红玉都感谢涕零。

李莹律师本科曾就读于杭州商学院,得知在其入学前,我在该校任教,李莹与我有了更多话题。但是,于今晚播出的节目之中,观众朋友会发现,李莹作为职业律师,作为大量处理家庭暴力问题的专家,她热情亦冷静,话语分寸感很强,对此案的走向似不十分乐观。

由于大家可以理解的原因,张寒所在报社在刊发夏红玉一案稿件时,删掉了先被强奸的有关内容,李莹律师认为,在未有证据确证牟氏兄弟强奸事实的情况下,牟伦新(派出所副所长)不能被作为犯罪嫌疑人。

呜呼,万理澄澈。天下事,道理若经天纬地般,人们心知肚明,做起来,复杂似乱丝旧线团无法理得利索。依笔者之年纪,静默、从容、谨严、俭约、存养、省察,哪有一物不识,奈何一股气憋闷在心,志气不奋发郁结生霉。忍看好人受难,坏人逍遥的画面而无动于衷,这功夫我实在练不得呀。一心凝聚,下手则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非我好事,情势使然,良心使然。

话说到此,节目作到这儿(已连做了三期节目),似乎该告结了,毕竟我们仅仅是地方电视台的一个栏目,我不过是人家聘过去的节目主持人而已。可我心有不甘,凝视屏幕上那被挖掉的眼睛,听着夏红玉绝望痛苦恐惧的声音,回想着夏红玉未受伤害之前那清纯美丽的容颜——昨夜梦里耳边都回响着夏红玉的哭腔,我总觉得这事就这么完了,我心有愧疚,甚至罪恶感。

作为一个外人,作为一个主持人,一番唏嘘,几声长叹后,这一页似乎可以翻过去,但是,如果我是她的亲人呢?假如夏红玉就是我们大家的亲人呢?事情岂可就此了结?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上有着许许多多的罪恶,到处招摇着洋洋得意的坏人,还有无数业已得逞的骗子,我们是管不完,有些也是管不了的,但是一屋不扫,可以扫天下?夏红玉一案,既已戗着我们的肺管子,捅上了我们的眼珠子,那就管定了!诸位好心人,如之何?

笔者已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尚不宜公示,大家一定有比我更好的办法,司马诚意求教于大家。

思忖再三,摸着胸口说,司马南乃一介匹夫,但绝非大话醉汉,今之言,非醉勇一时徒逞口舌之能,信不会醒来消退分毫力气。

问题是怎样才能尽快使事实真相大白天下,如何使坏人得到应有之惩处,苦命的夏红玉下一步怎么办?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