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南

 
 
 

日志

 
 

既然没有办法阴止无聊和肉麻  

2007-01-20 22: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既然没有办法阻止无聊和肉麻……
 
问:(略)
1、关于夏红玉的事情,怎么进行下一步的报道,事情如何做最后的了结,实事求实说,由于情况十分复杂,此时此刻,只有一些不成形的想法,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
问:(略)
2、本来,这是一期正常版的节目,连线采访一个人,听听故事,评论一番,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但是,这件事让人心寒齿冷震憾不已,迄今我没法抚平关于节目的记忆。
我经历的事情比起你们不算少了,对若干事情,确实已经感觉麻木了,但是当这件事情撞到眼前的时候,我有一种因为惨痛的画面触动而生出的心脏刺痛的感觉。痛到伤心处,便不能自持——大失水准 ,失控失态。编导没有停机,把这段录下来了,于是有了节目播出时屏幕上的那番沉默与唏嘘。
我想补充的是,当时在演播室里,不仅我这样,其他工作人员,也是如此,女编导更是哭得稀里哗啦。
问:(略)
3、社会上,有很多很多的贫寒卑贱之人,有很多很多需要大家施以援手的悲惨命运的故事主角,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缺乏慈幼惠孤、悲天悯人的机会,但是,由于那些故事离我们尚有一段距离,对那些故事,我们仅仅知道一个轮廓,所以内心的感受没有那么强烈。我们仅仅局限在理念上,知道世界上存在着这些苦难。可是夏红玉的故事不同,她就在我们面前,她悲惨、她痛苦、她屈辱、她无助、她无奈,她是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被残忍地……
这几天,我脑子里边常常回响着夏红玉带着哭腔的那种绝望的求救声音,对这样一个孤苦伶仃、无助的,命运极其悲惨的女子,我做不到无动于衷。
当时,曾试图正常地把这期节目正常录制完毕,但当我勉强地开了一个头之后,就哽咽着说不出话了。
问:略
4、有人讽刺我在表演,我知道自己不完美,我知道人性的弱点我一点不比别人少,但是,我对天起誓,当时的唏嘘、静默绝无表演成分。
我不崇高,但我有向善之念,我不完美,但尚存不忍之心。
问:(略)
5、今天的社会,有人去伤害一只小猫,伤害一只小狗,即有小动物保护协会的人挺身而出,大家共诛之,网络社会共讨之。曾见有人网上悬赏五千元,要找出一个虐猫的人。
夏红玉她是我们的同类啊,残害同类,看看她是怎样的同类吧:那样弱小,一个曾经美丽的小女孩,她没有任何过错。不但如此,这种残害还建立在极其卑鄙、下流和严重的刑事犯罪的基础之上。
因为哥俩先后强奸了她,而后哥哥恐丑闻暴露,所以在夏红玉怀孕之后,才让弟弟娶了她。
弟弟娶了她之后,心理焦虑忿怒,他觉得自己遭到了羞侮。有种你丫应该磨刀霍霍向那个当警察的哥,但他却把气撒在了这个可怜的、无助的女人身上。在其分娩刚刚十七天的时候,残忍地挖掉了她的眼睛。
是可忍,孰不可忍?是可恕,何不可恕?
接下来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竟然就是告状无门。所以我不但是震惊,不但是同情,而且愤怒。这种愤怒就象被点着了的火药,胸膛里有炸雷般情绪要渲泄。
问:(略)
6、你问到博客,我正想说呢,我本来是不想开什么博客的。最早的时候,那几家门户网站,都分别来游说过,让我开博,诱我开博,我一概没有做出任何积极的反应。
此前在社会上管过一些闲事,得罪了一些人。这些人财路既断,私愤恣肆,无论司马南说什么,写什么,只要看见“司马南”三个字,他们便来下蛆,恶言相向,造谣生事。我本无意与其纠缠。
后来碍于面子,我虽应下建司马南博客,但是只发两幅字贴了上去应付一下,声明只论书道不论其他,戏称“窄客”而已。
夏红玉的这件事情,让我第一次有了真正写博客的兴趣与冲动,在博客上,我看到了神奇的博客效应,许多许多网友朋友们对夏红玉的遭遇和我生出同样的情感来。
仍有人到来骂娘,称“应把司马南的眼睛挖下来”,马上遭到网友的质问,更多的网友则根本不理睬他。
问:(略)
7、就夏红玉这件事情本身而言,司马南一个人起不到多大的作用,有人对我有过高的估计,以为司马南会怎么样。司马南和您一样只是一个平头百姓,不能怎么样,但是我相信大家如果来齐心协力地做这些事情,则可能看到众人拾柴燃起的熊熊大火。
做这个事情,有一个前提,如果仅仅是个看客的心态,仅仅是路见不平吼一嗓子便跑,那是不够的。有感于此,我写了一篇文章《假如我们是夏红玉的亲人》。
如果我们是夏红玉的亲人,她如果就是咱们家的闰女,如果就是我们的妹妹,如果就是咱的姐姐,那当然是不一样的。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讲到“亲”字,基本上是从一个“小圈”到“中圈",再到“大圈”的过程。
爱人,首先是爱自己家里人,然后嫡亲,继之一般血亲,接下来爱我们的邻人,爱我们的村人,再到大圈……。按照这样一个模式,如果我们把夏红玉当做我们的亲人,我们所能表现出来的那种勇气,我们所能想出的办法,我们对所遇到的困难的坚韧之心,必迥异于看客心态时。
所以,要解决问题,仅仅有良心未泯,受到触动还不够,我们应尽量摒弃看客心态,应当把夏红玉当作自己的家里人,既要依法行事有理有节,又要准备作一番殊死地决斗。
问;(略)
8、有人说司马南在评论中提到相信法律的正义,是明显的败笔,甚至是苍白和虚伪。我跟夏红玉连线两次,在整个谈话过程中,夏红玉无论怎么说,最后都会归结到一点上,她说她相信法律——这也是夏红玉最让我感动的一点。
实话说,夏红玉在诉说她悲惨遭遇的时候,我动容、难受、心痛,但是当她说到她自己到最后还是相信法律能给她一个正义的裁决,并顽强的把这个意识当成结语和落点的时候,我心大恸。
你想,当是一个山区的,没有读过多少书的,遭受这样不幸的女子,她对法律有这样的信任——民心质朴,难能可贵啊!她能说出这样金子不换的话,这就是中国建设法治社会的民意基础。夏红玉说出这样的话,我们没有理由不向她表示由衷的敬意。
她对地方上的某些人、某些机构的不信任,和她相信法律最终能给她正义的裁决,这两个事情非但不矛盾,反而,在一个很高的境界上取得了统一。你想,这样一个弱女子,她一再受挫,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得不到正常治疗,得不到任何补偿,看不到罪犯伏法,她依然不停地投诉,为什么?就是相信法律会给她一个公正裁决。就是相信,所谓法者,乃国家之法,乃经天纬地之法,而绝非一隅之法,更非强人之法。
夏红玉的境界,我们很多文化人比之不如。
也正因为如此,法律如果不给她一个最终的正义的结果,那真叫天理不容。
问:(略)
9、经过媒体的报道,夏红玉一案已由地方上的一个案例,变成了全国民众都了解的一桩公案。我们平常把和谐社会、法治社会挂在嘴边上,现在这么一个具体事情摆在我们面前,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啊。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是还她一个清白和公道的过程,是给犯罪嫌疑人以惩罚的过程,也是让老百姓曾经缺损的对法治社会建设的信心得以恢复的过程。如果这件事情最终没有一个公道的结果的话,诚不足以平民愤,亦不足以正国法。
问:(略)
10、不管怎么样,我们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你说在努力过程当中,媒体能够干什么?这倒是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的媒体似乎有这样的毛病:每天跟着风跑,像是一团蒲公英的毛毛,今天向东,明天向西,对一件事情的关注,很少能够深入下来。一般一阵风刮过了,热乎气没了,满足于“这件事我们报过了”,就算完了。作为同行,我们当然不能苛求、克责媒体,但是夏红玉这件事情,我们要用过去的这种报道风格,不足以彻底解决问题,因此我希望有更多的媒体能够象,把铁锚沉到底,专心致志,聚精会神在一个地方不停地叩问下去。
问:(略)
11、昨天我在文章说过,这件事不能就这么完了,如果这样,我有一种愧疚,甚至罪恶感。所以我们要一心凝聚,下手则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并非我好事也,而是情势使然,良心使然也。
昨天在写文章的时候,另一个我在审视自己的心。我问那个叫司马南的人,你会不会是一时图逞匹夫之勇,象喝醉酒的人一样,醉酒的时候说一些大话,等酒醒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审视与扪心自问的结果是,这不是一时的醉话,此人确实是这么想的,也努力要求自己就这样去做。
我所在的陕西卫视《华夏点击榜》栏目还会继续关注这件事情,尚不敢保证能够关注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一个主持人的影响力是十分有限的。
电视台的规矩你是知道的,目前我们编辑部上上下下所有的人想法都一样,这十分难得,但是以后能够怎么样,就不知道了。即使我们这个栏目做了最大的努力,毕竟我们是地方电视台,非强势媒体,结果也很难预料。所以能够有你们来关注这件事情,我们从心里感到高兴,这样沟通的感觉真好,让人温暖,也让人感到有希望,相信我们的战友会更多。
问:(略)
12、正如您所说,现在互联网上有不少胡说八道的东西,比如说张三被富婆包养了,李四舞蹈劈叉走光了,王五又要离婚了,赵六和谁谁幽会拉着手就传出丑闻了……这些鸡毛蒜皮酸文假醋拆烂污的东西,本来没有任何必要去传播它,无聊透顶,庸俗要命,但是人们乐此不疲,趋之若鹜,久入鲍肆,不辨其臭。既然没有办法阻止无聊和肉麻,我们也认了,但是,腾出点精力和时间有点正事行不行?嗨,当然,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问:(略)
13、中央电视台一位著名的主持人给我发短信,他说,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希望媒体不仅仅是发出一种声音,我希望媒体能够表现出一种力量。我跟他说,媒体的这种声音,就是具体力量的表示。
我们已经做了三期关于夏红玉的节目,下周我们准备至少再做三期。具体怎么做……为行动的有效性,请允许我们有一点保密。
问:(略)
14、从某一个角度看,夏红玉的不幸,是诸多的社会问题的集中反映。夏红玉的事情长时间没有得到解决,是我们社会的很多痼疾顽症,甚至人性的堕落表现。所以,罪人、责任人并非仅仅是直接加害于她的人。
至于我警惕什么,我警惕的事情千头万绪,惟怕治丝益棼。我警惕每一个方面,每一个细节,连同我们自己都在内:我们是真的是关注中国的法律进程,要替夏红玉鸣不平吗?还是我们仅仅是想借夏红玉这件事情来提高我们的点击率、知名度?我们是向世人表明我们是有慈悲之心的人,还是真心实意的要帮助夏红玉解决问题,尽到知识分子、守法公民应该尽的一份责任?我们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呢,还是哗众取宠虚晃一枪而已?
这都是需要我们不断叩问自己,并应该公之于众并接受公众监督的。
(速录员根据采访录音整理,未经采访媒体审定,故删去采访问话——编者)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