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南

 
 
 

日志

 
 

“还权于民”被删文章之四  

2008-10-10 16: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第二次恢复时间:2008年10月10日

 

 

网上处处有高人

司马南

朋友L君刚刚转来一篇文章,煞是有趣。

该文对我的批评,是建立在认真读文章(包括以往文章),充分了解,专注分析基础之上的,有些看法,见识不俗,推论方式,别具一格。遗憾的是,对我个人的臆测过多,而针对本人文章的具体批评则几乎没有。

此文章铺垫很长,最终的的立意似乎是在着意强调,湖南省委省府过于重视省直机关里的写作班子,而对大学智库资源重视不够。所以“还权于民“的口号提的草率了一些。似乎对省委写作班子的安排有些意见。像是内部人士。

那么,“还权于民”口号的问题出在哪里?

他并没有展开讲,但是,依我之见,不是不能讲,是此处他认为没必要讲。

从行文的口吻看,作者应当是当地一位人文科学学科的博士导师,与政府的调研部门有一些联系,但是,现在,关系不够密切。他的这段话很见功力,值得有关当事人认真思考一下——

 国际舆论环境深刻变化,意识形态领域形势纷繁复杂,省部大员首先要有实事求是埋头苦干,不图名、不图利、不当头的自觉意识,这是自保之道,也是善政之本,同时要体悟政治、大局、责任,不做劳而无功的蠢事,更不做图功折本的蠢事。想当年,两江总督曾文正,要出头,条件比张春贤强的多了,但是,曾公深知为人为官之道力倡“有操守而无官气、多条理而少大言”,认为“居官,以耐烦为第一要义”,恪守“功不必自己出,名不必自己成”。

最后两句话尤其逗—— “省党部书记不是超女快男!湖南政事不同于湖南卫视”。颇有斩钉截铁的效果

由此看来,网上处处有高人啊!此文值得细琢磨。

有这一篇回应文字,笔者博文便不白写。

今天被别人删了博文,曾有3小时不快,现在一风吹,过去了。

乃文可能有一处失误:从公开信息看,张春贤似乎没有在团口工作过。其在交通部长任上,未满一届,调任湖南,不过,湖南省内的学者省内的信息也许是对的,余不敢肯定。

兹立此存照。

2008年10月7日星期二

 

附文:Sent: Tue Oct 07 14:35:10 CST 2008

Subject: 有人要求博士生用心地研究司马南

> “乌有之乡”上司马南文后的一篇留言,有趣得紧:

>

> 昨天,“左王”司马南的博客,对湖南省党部书记张春贤所提的“还权于民”口号进行了一番理论分析,反诘之句俯拾皆是,文章奇长文风婉约,话里话外余韵不绝,象司马南其他文章上网一样,照例招来一片激烈的叱责。

>

> 蹊跷的是,跟帖中并没有什么人替张书记作稍微体面一些的辩护。

>

> 骂司马南的跟帖,情绪化语言为主,我怀疑他们可能并没有读完全文。

>

> 除个别处外,我基本不同意司马南的分析,也不接欣赏在北京他拿着放大镜对地方官毳毛龟兹的态度,但是,他的文章,我仍然比较认真地,反复的读过了,并要求博士生用心地研究,这里边多重的政治信号,是真正有价值的地方。

>

> 刚才晚饭前又读一遍。感受复杂,不吐不快。

>

> 第一,司马南的观点十分隐蔽,但是细细品味仍有所发现。老练的江湖功夫师,内功深厚发力遒道,不得不承认他点穴选位精准,还权于民口号明显的逻辑不周延的地方,被一下子逮了一个正着。

>

> 省党部书记理论准备欠缺,学养不足,建功心切,一时考虑不周,都是可以理解的,团干部,毕竟不是搞理论的出身。但是省委那左一堆右一堆的理论班子,还有秘书班子是干什么的?怎么能把这样一个不够成熟的,本应该反复推敲,先在下边征求意见的口号,当成我们湖南思想解放大讨论的核心内容让张书记去大讲特讲呢?老*同志在位的时候,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理论失误。

>

> 第二,司文下了一点功夫是肯定的。这篇文章非经长时间酝酿写不出。查看司马南其他博客文章,尽管也使些蛮力发威很重,但是内容都相对单薄,除针对南方周末头一两篇文章外,很少见到“万言书”这样的重头文章。司文对还权于民口号可能涉及的所有方面,历史、现实、理论、实践、国内、国外、党内、党外,逐条逐句做了篦头发似的镂析,这种工作量,我怀疑未必是一人所能为。

>

> 第三,文章中,对张书记倒没有一句指责的话,结尾还专门把张春贤与鄢烈山当过英做了区别,但是细心的人仍然能看出,文章对还权于民口号的嘲弄和轻慢完全是居高临下的。那意思是,你们想得到这些问题吗?你没考虑周全怎么就胡乱提口号啊?

>

> 司马南肯定是借机在卖弄他的学问,可这仅仅是在卖弄学问吗?司文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呢?汶川地震之后,他钉住南周报,直到今天不撒嘴,怕“卖弄”两个字解释不通。

>

> 第四,不论司文到底是什么意思,从我省实际情况看,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他提醒了我们。书记天下扬言,不同于平民百姓,必须深思熟虑反复比较慎之又慎。

>

> 国际舆论环境深刻变化,意识形态领域形势纷繁复杂,省部大员首先要有实事求是埋头苦干,不图名、不图利、不当头的自觉意识,这是自保之道,也是善政之本,同时要体悟政治、大局、责任,不做劳而无功的蠢事,更不做图功折本的蠢事。想当年,两江总督曾文正,要出头,条件比张春贤强的多了,但是,曾公深知为人为官之道力倡“有操守而无官气、多条理而少大言”,认为“居官,以耐烦为第一要义”,恪守“功不必自己出,名不必自己成”。

>

> 第五,湖南思想解放运动的确需要有创新,从观念,到内容、从形式到方法,再到手段,都需要创新,但是,思想解放运动的理论创新,必须考虑正统继承、必须遵照统一部署、必须把握时代特征、必须尊重官场定则,必须明晓舆论规律,差了那一条,都会惹出麻烦来。

>

> 第六,先提理论口号,不如先抓理论队伍建设。省内理论班底,人头倒不缺,混饭吃的,滥竽充数的太多,水平自然低劣得不敢恭维,否则,怎么会被宵小之辈司马南,堵住大门将军,否则,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让省党部书记出丑,否则,怎么会出丑之后,却不见理论力量给予有力反击。司文的漏洞很多,他聪明地只提一堆问题,但提问中暴露了他的软肋。

>

> 多年不重视我省大学智库的研究成果,不予论证,不倾听各方意见,想当然地用写公文的方式生产冒进的理论口号,给我省造成了不必要的负面影响,这就是教训啊!身为湖南学人,我为湖南学界而遗憾。

>

> 有六句话,既是建议,也算是警言:

>

> 写口号的秀才,未必是文胆;

> 轻率提口号,未必是理论创新;

> 口号喊得响,未必是政绩最好的地方官;

> 靠响亮口号而赢得粉丝最多的的政治家,未必宦运长久。

> 省党部书记不是超女快男!

> 湖南政事不同于湖南卫视!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