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南

 
 
 

日志

 
 

比美国白条更可怕的东西  

2008-10-26 08: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美国白条更可怕的东西

司马南

题记一

今天的国际体系,是在经济、政治、文化一切方面,充满深刻不平等的,满目剥削与压迫事实的,强者为王、赢家通吃、村长和哥们为所欲为的体系;是村长家自己印票子,派劳务,连“借款单衍生品”都能打包卖钱,全世界为其打工,全世界为其埋单,明摆着人欺人、人诈人的体系。

 

题记二:

试看今日之天下,为王者口颂仁义,仁义安在哉?其为人,不合群,其为事,不合理。攫取别国的商品与劳务,打白条,糊弄之;占有世界市场资源,明抢之,暗夺之;对付敢于捍卫自己利益者,兵刃之,血溅之——而这一切,强说悉属践行普世价值!

 

题记三

美元白条似可以逐渐飘散于世界经济衰退的残风里。但是,普世价值的迷魂药,却不会随着美元的疲软而自动失去效力。恰恰相反,为了弥补美元颓势,普世价值加强剂型、普世价值改进剂型很快就会问世。利用普世价值来进行精神劝降和思想操控,让你不知不觉地,甚至心悦诚服地接受这一切,岂非比美元白条更可怕的东西?

 

华尔街金融体系的雪崩,让很多人血本无归的同时,给了人们深刻的启示:其一,自由经济、市场原教旨主义不可靠;其二,格林斯潘的神话毕竟是神话;其三,卡尔.马克思的基本论断也许并没有过时;其四,以美元为基础的西方金融经济大厦基础不稳,它已经晃动了。

事情可能不止于此。

金融体系,进而经济体系,进而国际体系(二战以来基本稳固的国际体系)如今也都接到分崩离析的信号,开始孕育重新整合。

想象着国际体系象7年前纽约双子星座大楼坍塌那样一瞬间化为瓦砾是不靠谱的,但是,若干蛛丝马迹已经让我们听到了异于惯常破楼梯吱吱响的恐怖撕裂声。最令人们意想不到的是,这种撕裂的声音,居然和着普世价值的节奏。

关于普世价值,近来人们谈论得少了,好像该说的话都说得差不多了,所以,纷纷掉头转向了其他。但是,仔细瞧瞧,除却廉价表态、据大佬脸色及自身利益站队划线以外,多半属于简单反应式思维胡乱置喙,介入普世价值讨论的多数人,其实并未真正深入其间,关于普世价值的学术讨论可以说刚刚开始。

纽约双子星座坍塌,有人指证为“文明的冲突”,并据此展开广阔论证。而事实上,文明冲突本是虚构的。这一点从第三世界的视角下往往可以看得很清楚。

我们不能不佩服美国学术界的某些人,他们本能的内心恐惧竟然独有其映照世界的深刻性。虽然未能正确判断冲突的原因,但是歪打正着地做出了美国将遭受恐怖袭击的预言——塞缪尔.亨廷顿即是这样传奇的学者。比亨廷顿更为传奇的是罗伯特.卡根等人,他们若忠实义犬般为美国动辄使用血腥暴力进行正当性辩护,并成功地将“必须确保西方绝对优势”作为前提,结构出自圆其说的惟我独尊体系。

按照他们惟我独尊的说法,美国及其盟友为所欲为,意在维护国际正义。那么,何为国际正义呢?外人如果不深究的话,很难想到,这个国际正义,其实就是维护当今国际体系的同一语。

今天的国际体系,是一个什么性质的体系?

质而言之,今天的国际体系,是在经济、政治、文化一切方面,充满深刻不平等的,满目剥削与压迫事实的,强者为王、赢家通吃、村长和哥们为所欲为的体系;是村长家自己印票子,派劳务,连“借款单衍生品”都能打包卖钱,全世界为其打工,全世界为其埋单,明摆着人欺人、人诈人的体系。

对这个体系的质疑、批判和反抗,从来就没有间断过,万分警惕地维持这个体系的努力,当然从来也没有松动过。所以,我们看到USA大兵在二战以后不辞辛苦地入门窜户血溅全球,教训完这家又教训那家。

但是,冤冤相报何时了,血海深仇总要报还。为了维持这个体系,血刃的代价尽管有武器技术的进步为支撑,毕竟代价太大,故而聪明的领导者实现观念技术创新,拿出了“两种规范的视阈”。

一种是建立在康德权利说和黑格尔集体主义学说基础上的“伦理规范”,一种是建立在自由经济和民主政治基础上的“政治规范”。没有人否认相对于中世纪的黑暗,这两种规范体现了历史的进步。但是将这两种规范美化为普世价值,进而尊其为国际准则,小国、弱国、穷国、发展中国家便大倒其霉了。这种倒霉不仅仅是经济上受剥削,政治上受压迫,而且精神上受奴役。故而有理说不出——道理,都是人家的,话语权,也都是人家的。

不战而屈人之兵,莫甚于兹

逼梁山好汉自宫,莫甚于兹

摄魂并勾心大法,莫甚于兹

倒手行和平演变,莫甚于兹

普世价值到底是什么玩意?普世价值何益于恶邦?普世价值何祸于吾族?仅仅从语义学、心理学、词源学、传媒学、传统哲学的角度来进行分析,难免不得要领,讨论起来,无异于鸡同鸭讲。但是,循着国际政治经济文化关系的路径,以国家利益为标尺,从第三世界的视角下眯起眼睛大致瞜瞜,立码心知肚明。

既讲普世,必有排斥比美国白条更可怕的东西 - 司马南 - 司马南

普世在我,排斥乃你

我为尊主,尔为奴隶

我得豁免,颐指气使

尔获劳作,卑躬屈膝

倘有不服,尝饮暴力

心有不甘,钦赐方剂

一为名牌,民主政治

二为名牌,自由经济

合二为一,普世价值

 

 

比美国白条更可怕的东西 - 司马南 - 司马南

 

昨天,格林斯潘拉着驴脸在美国国会“语调平静”地检讨了一番:”以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为目标的组织,尤其是银行之类”,并非是“最善于保护他们的股东的权利和公司股份”,他承认自己判断失误犯有错误,导致华尔街危机正在以梯次放大,正在危害全球经济。至此,基于养老金、工资、房子、就业为标志的个人利益受损,看到、承认“自由经济会出错”的人终于多起来了。

但是,对国际体系,所谓文明秩序下这些颇具迷惑性的理论清算,尚未及开始。被洗了脑的人们依然不敢怀疑伪装深刻的“两种规范的视阈,不敢怀疑普世价值传销者的虚伪性,不肯正视他们活动的危害性。

世界上大约是有普世价值的,人民何尝不愿意世界上有基于共同人性的普世价值?但这很可能仅仅是一种善意,一种朴素愿望,而不是政治哲学,不可能拿它来经国济世。

中国人传统的崇尚“和而不同”,即尊重不同的价值观,或许当属普世价值观的一种古典式表达。费孝通将这一思想另行表述为“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世界大同”。遗憾的是,西方的普世价值,恰恰无视差异,不尊重甚至肆意冒犯非西方文化及其价值观,而强行把自己的价值观、政治观强加到别人的头上,美其名曰“普世价值”。

这种惟我独尊的做法,粗暴且不高明,属于“同而不和”的低级错误,同时侵犯了他人的权利,直接损毁了国际秩序民主化,客观上将自己置于其声称主张的自由的对立面。

若以登山而喻之,同为登珠峰,美国人、德国人、法国人从南坡开始攀爬,中国人从北坡拾阶而上,岂可简单地说,独独南坡路径的理论与实践为普山价值(普世价值)?

再以人群而喻之,合群者必是不排他者,排他者通常是不合群的。群也者,君王者也;君王者,领袖者也。

试看今日之天下,为王者口颂仁义,而仁义安在哉?

其为人,不合群,

其为事,不合理。

攫取别国的商品与劳务,打白条(印美元)糊弄之;

占有世界市场资源,明抢之,暗夺之;

对付捍卫自己利益者,兵刃之,血溅之。

而利用普世价值来进行精神劝降和思想操控,让你不知不觉地,甚至心悦诚服地接受这一切,是比美元白条更可怕的东西。

美元白条似可以逐渐飘散于世界经济衰退的残风里。今天消息,出席北京2008亚欧论坛的各国首脑已经纷纷表示,必须建立新的国际金融体系,今年11月15日,包括中国在内的20个国家将召开重建国际金融体系的会议,或称“新布雷顿森林体系”会议。但是,普世价值的迷魂药,却不会随着美元的疲软而自动失去效力。恰恰相反,为了弥补美元颓势,普世价值加强型、改进型很快就会问世。

因此,现在有两件事应当抓紧做:

第一,在理论层面,努力把道理讲透,切入点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第二,在实践层面,对那些已成建制活动,能够内外呼应的美国鹦鹉,实行节育或施以禁声。

(2008年10月25日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