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南

 
 
 

日志

 
 

不食人间烟火的方舟子  

2010-08-30 18: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食人间烟火的方舟子

 

  语:这篇文字采访稿,未曾发表过。采访时间是在李一造假事件曝光之前,唐骏博士学位造假事件被媒体披露以后,采访者是南风窗的章剑锋先生。当时,我对章剑锋先生的采访用意不甚了解,婉言谢绝了他当面采访的请求,只答应可以书面回答问题。

最后,是章先生的诚意感动了我,我们见面谈得很好。他笔下的方舟子真实具体,特立独行,行高于众,很有道德感召力。

昨天(2010829日)方舟子被人打了。

我把这篇文字拿出来,姑请大家看一看。

不食人间烟火的方舟子 - 司马南 - 司马南
                                        方舟子何祚庥一老一小在我的书房里比划太极推手

 

司马老师,您好!我是《南风窗》杂志的章剑锋。因为唐骏学历作假的被揭出,我们最近想写一篇方舟子老师的深度人物报道文章,主要就是写写方老师这个人的“其人其事”,知道您与他相熟,是好朋友。因此能不能与您做个访问,有几个方面想与您深入交流。 能否谈谈您与方老师之间的交往?并且在实际交往与接触中,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司马南:在我的眼里,方舟子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他很纯粹,做事情不屑按世俗常理出牌。

举一个例子,一次,一个老朋友找到我,问我是不是跟方舟子很熟悉,我说当然,是的呀。老朋友说,哎呀,这下就放心了,小事情一桩啊,司马哥出面一定搞定。据他说,方舟子因为一件事误会他了,在新语丝网站上,有一篇对他本人不利的文章,希望我说说情,让方舟子把文章撤下来。我找到方舟子,舟子果然很给我面子。所谓给面子,就是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解所谓“误会”的来龙去脉,以证明这“根本不是一个误会”。方舟子是一个不太愿意多说话的人,但是,为了证明此人并不冤枉,方舟子苦口婆心,回头又给我发来一大堆在他看来有说服力的邮件,那架势不弄通我的思想决不罢休。方舟子之认真,由此可见一般。

他的认真,不是因为其考虑问题复杂,而是因为其思想单纯。这么纯粹的人,今天是少之又少。

你是怎么认识方舟子的?

司马南:认识方舟子很偶然。大约是在1997夏天,在北理工大学,方舟子举办其在北京的第一场关于学术腐败的报告会。大约因为会议消息早就贴在网上之故,中关村附近的各校师生踊跃早早挤满了报告会现场。

这事情本来与我无关,那时我根本不知道方舟子是哪路神仙,对其研究的学术腐败问题也不感兴趣。方舟子当时与北大的刘华杰、清华的刘兵等人来往密切,那个报告会印象中就是“二刘”操持的。但是,因为方舟子的航班晚到,报告会来不及更改时间,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听众,郭正谊先生临时把我叫去垫场。我讲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方舟子才匆匆赶来。我的报告会虽然学术水平比较低,但是快乐指数比较高,永远是热热闹闹的,掌声笑声连成一片。

及方舟子上了讲台,话题一下子就变得严肃郑重起来了。他慢慢地讲,大家静静地听。那时候,他正在写作第一本学术打假的著作《溃疡》。

方的表情总的说来不算丰富,多数时间是沉默而严肃的。他的阅读量思考量写作量很大,效率极高。不了解的人以为他跟网上那些浮躁的人一样浮躁,殊不知方其实较劲得很,他一根儿筋,往往钻研得很深。不说他研究的具体问题,单就新语丝网站来说,自从1995年开始,网站始终是他一个人在管理,内容更新,阅读来信,自己撰文,多年来,日复一日,坚持不辍,如此巨大的工作量,没有异常勤奋刻苦的精神,是难以完成的。方舟子很勤奋很辛苦,明察秋毫很能战斗,是公鸡中的战斗机,这一点连他的那些敌人也不得不佩服。

我个人有晏睡陋习,后半夜当傍晚过,保不齐夜深人静抄起电话骚扰别人,方舟子崔永元之流,还有其他一些朋友,都属于后半夜玩活儿的猫头鹰,我等属于后半夜操起电话就可以互相骚扰的异类群体。方舟子的后半夜,永远是在阅读和写作中。

二,当年(十年前)他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选择(就是以科普、打假为职业)?您对此是否了解?

方的动机简单概括,无非“不忍”而已——看不惯某些人利用国内外的信息不对称回国坑蒙拐骗,所以,从社会学结构功能学派的观点看,我们应当承认,方舟子类似一只啄木鸟,他是属于“森林中国的啄木鸟”。中国,欲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样的啄木鸟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以至于绝无仅有。今天,有人因为方舟子在学术界、科学界到处置喙(不是智慧),而不理解他,无非是因为方舟子这样的人,生活中很少遇到,所以,人们不敢相信,今天这个无利不起早的世界还有人无利而起早。

不忍之心,在孟子看来,是人的天性,所谓政治,即应当“以不忍之心行不人之政’。学术问题,孟夫子没有谈到,我想道理可能会是一样的。作为精英,你不忍学术造假蒙骗国人,这固然是传统保身明哲,但是,你的精英圈子里别人造假了,国家利益受到损害了,你怎么办呢?许多人选择洁身自好不与同流合污,鲜有人敢于站出来。

方舟子是一个令人敬仰的无畏的战士。

三,您如何评价他所做的事情(打假)?这样一种民间打假现象的存在,在多大程度或意义上能够对我们这个社会起到激浊扬清的作用?

我认识一个年轻的院士,很作为的科学家,他告诉我,新语丝网站是他的必上网站之一。我好奇地问,上去看什么呢?他笑答:看看我认识的熟人又有什么新故事。很多事情,我不方便讲的方舟子都替我讲了,比我讲得好啊。

我周围的很多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也上新语丝,他们的阅读兴趣谨在两点:其一,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的具体应用;其二,了解科学家共同体中,那些人,那些事。

唐骏的故事,显然教育了一大堆的人,方舟子的这几篇微博,戳破了皇帝的新装,也让唐骏以外那些招摇过市光着身子以为别人不知其羞的人警醒起来。这不是很好的社会诚信教育吗?想想看,国务院各部委召开多少会议,下发多少文件,举行多少论坛能收得到这样的激浊扬清的效果呢?

 

 

四,同样是以反伪打假著称,你们之间有什么相同与不同?这么多年过来,您怎么看他的坚持(十年时间,虽然不长,但也不短)?

我与方舟子的共同点是嫉恶如仇,悉为社会公益,没有个人私敌。我们的不同点是他有更多的知识,有更广阔的视野,有自己的扎实的专业基础,我只是在当年神功大师江湖骗子横行时,用经验论的模式揭穿了一些所谓的特异功能把戏,与方舟子比,我的作用是有限的。我的反伪打假历史已经结束,方舟子的历史刚刚开始。如今,他在斗牛场上鏖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在看台上不时地为他捏一把汗。

 

五,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当年,您与方舟子老师、何作庥院士是个“铁三角”的关系?

没有什么“铁三角”。“铁三角”的说法是某些人主观构建的产物。支持方舟子的人多了去了,讲起“角”来,岂非太多了?当然,历史上,我们三人的确是联系比较多一点,脾气秉性有共通处。

网上流行一张照片,在司马南的书房,何祚庥方舟子一老一少太极推手切磋技艺,他们都会打太极拳,我也会一点,但是不及他们爷俩专业。我等三人志同而道合可谓忘年交,年龄段大体在80-50-40。可是,我们共同语言以外,也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

比方,的他们爷俩在中医问题上有共同语言,彼此砥砺共同进步,面对铺天盖地的谩骂,照例我行我素。我则自知学养不足知识有限,公众场合缄默不语。就是这样,也没耽误别人一样指控我反中医,原因就是何祚庥方舟子司马南三个名字离得太近了。

在转基因问题上,我照例一言不发——不懂啊。何祚庥院士也没有讲话,他老人家可能也不懂。只有方舟子一人坚持己见,独撑大旗,他是生物化学博士,专业与转基因沾一点边儿,对转基因问题这么多年一直在用心。有人找到我,要我警告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不要走得太远。我苦笑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的知识结构和智商不足以回答这样的专业问题。

同样,我感兴趣的话题,方舟子也不理不睬。比如2008年以来,在“普世价值”问题上,在“还权于民”问题上,在“法大于天”问题上,我写了一系列文章,何祚庥院士有时会关注一下,但方舟子很少表示有兴趣。

最近,我的新书《民主胡同40条》付梓,出版社要找几个名人推荐一下,我请舟子写几句客气话,方舟子要求看原文。他专门要去我的35万字电子版全文,研究一晚上,看了一个究竟,最后态度审慎字斟句酌地写了几句话:“司马南从反对伪科学到反对伪民主,角色虽变,内心如一,都是忧心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是不必怀疑他的真诚。”           

方舟子在我眼里,典型的不易帜、不动摇、但是不停折腾的人。

 

六,这种民间的个人打假行为,面临着什么样的困境?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无法形成一定的气候?

    什么叫“无法形成一定的气候”?

反伪打假,这么多年,可谓尽力了。此成效,不是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气候吗?李**不是在美国政府的庇护下藏在美国不敢露面了吗?**功不是臭大街没有人再信他了吗?各种各样神功大师不是逃之夭夭藏匿国外或流落民间改弦更张了吗?今天,再来一些20年前水平的骗子,骗骗老百姓试试啊?今天的高家庄,不是从前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54)| 评论(1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